<fieldset id='kev05'></fieldset><span id='kev05'></span>
<acronym id='kev05'><em id='kev05'></em><td id='kev05'><div id='kev05'></div></td></acronym><address id='kev05'><big id='kev05'><big id='kev05'></big><legend id='kev05'></legend></big></address>

    <code id='kev05'><strong id='kev05'></strong></code>

  1. <i id='kev05'><div id='kev05'><ins id='kev05'></ins></div></i>

  2. <tr id='kev05'><strong id='kev05'></strong><small id='kev05'></small><button id='kev05'></button><li id='kev05'><noscript id='kev05'><big id='kev05'></big><dt id='kev05'></dt></noscript></li></tr><ol id='kev05'><table id='kev05'><blockquote id='kev05'><tbody id='kev05'></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kev05'></u><kbd id='kev05'><kbd id='kev05'></kbd></kbd>
    1. <i id='kev05'></i>

      <ins id='kev05'></ins>
          <dl id='kev05'></dl>

          張文慈遭瘋狂粉絲騷擾4年 忍無可忍決定報警備案

          • 时间:
          • 浏览:10

          本文由娛樂(niuhzan.com)整理發佈

          360娛樂訊 北京時間5月29日消息,據香港媒體報道,藝人張文慈(Pinky)被瘋狂粉絲苦纏3、4年,經常在網絡上抹黑辱罵她。最近還被散播流言誹謗,叫監制棄用她及去寓所樓下威嚇見面,還對其傢人作出滋擾,基於安全問題,她決定去警署備案。談及“案情”,她多次哽咽,她說:“我是公眾人物,食得咸魚抵得渴,但千萬不能連累我的傢人!”

          自從簽約無線後,張文慈除瞭拍劇之外,還兼顧內地商演的工作,因此與內地粉絲有互動接觸。據悉其中一位女粉絲,約在3、4年前開始,每當知道偶像有活動,就必定會出席。張文慈決定粉絲長途跋涉前來支持,演出之外也會抽時間與他們合照以及茶敍,不料有人,有時會提出無理要求,張文慈隻好婉拒,但對方在社交平臺開設多個帳號,再找“打手”發文抹黑及咒罵她,罵完一輪但“反省”後,又覺得自己有錯而向她道歉。

          張文慈受狂迷滋擾,談及傷心的地方多次哽咽。

          跑到寓所樓下

          類似情況最近愈來愈嚴重,有人如果不獲偶像回發就立刻發難,有一次特意前往香港因未能與張文慈接觸,立刻以不同姓名在偶像工作用的傳呼臺留言,自稱懷孕仍舟車勞頓,結果搞到有小產跡象,直指張文慈“殺瞭她的寶寶”。還以男人姓名留言,指正身在張文慈寓所樓下,要她立刻下樓見面。張文慈覺得害怕,最終封鎖其社交帳號及停用傳呼臺。

          狂迷送給張文慈的禮物。

          不停抹黑叫監制棄用

          直至近日,有人轉而向張文慈身邊好友、廣告客戶及無線監制一起,在微博留言叫監制不要再起用她拍劇,還廣傳消息訛稱“香港警務處已立案調查張文慈騙財騙感情”,短訊內容還指“(張文慈)還叫我們大傢寄(禮物)去她弟弟傢附近的物流站,一傢人貪得無厭!”由於牽涉到法律問題及傢人,張文慈決定去警署備案求助。

          張文慈擔心連累傢人,決定去警署備案求助。

          前天(5月27日)下午,她在一名女友人陪同下去九龍城警署備案,精神疲憊的她落口供約半小時後步出。談及備案情況,她說:“警方向我澄清瞭,沒立案控告我這回事,也幫我記下詳情叫我不用擔心,不過我身邊的人都勸戒我,不應該跟粉絲這麼接近,我覺得是個別例子而已,其他粉絲其實都很好……”

          張文慈備案後,在女友人陪同下從警署出來。

          收禮物隻是尊重

          “我想說,被人說貪心,她應該是說我收過粉絲送的小禮物,剛開始我覺得收禮物是尊重以及接納他們的心意,後來我說不再收瞭,但有人立刻大哭,甚至將禮物直接寄去無線,其實我收過的隻是茶葉、巧克力及飾物之類。”張文慈繼續說:“我弟弟更加無辜,他完全不認識我的粉絲,也跟這件事無關。說我無所謂,但為什麼要牽連我的傢人呢?坦白說我很傷心,我擁有這些都是自己辛苦工作賺回來的。”據悉,有人將自己與張文慈的合照印在日用品上,還在傢放滿有關她的擺設、照片,更將相關相片傳給張文慈,她看後隻覺得恐怖及瘋狂,隨即將之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