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en0oa'><div id='en0oa'><ins id='en0oa'></ins></div></i>
<i id='en0oa'></i>
  • <tr id='en0oa'><strong id='en0oa'></strong><small id='en0oa'></small><button id='en0oa'></button><li id='en0oa'><noscript id='en0oa'><big id='en0oa'></big><dt id='en0oa'></dt></noscript></li></tr><ol id='en0oa'><table id='en0oa'><blockquote id='en0oa'><tbody id='en0oa'></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en0oa'></u><kbd id='en0oa'><kbd id='en0oa'></kbd></kbd>

    1. <span id='en0oa'></span>

      <code id='en0oa'><strong id='en0oa'></strong></code>

      <ins id='en0oa'></ins>

    2. <acronym id='en0oa'><em id='en0oa'></em><td id='en0oa'><div id='en0oa'></div></td></acronym><address id='en0oa'><big id='en0oa'><big id='en0oa'></big><legend id='en0oa'></legend></big></address>

      <dl id='en0oa'></dl>

          <fieldset id='en0oa'></fieldset>

            吳秀波熬到衰老那一天我就賺到瞭

            • 时间:
            • 浏览:22
            初三十三二十三,兩口子吃飯把門關。最近吃胖的小編又來給大傢報新聞啦。小編整理瞭半天,給大傢帶來瞭這篇文章。準備好瓜子板凳,我們一起去瞧一瞧。

            這次能采訪到吳秀波當然是因為他的新電影《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就快上映瞭,我本人也是《北西》的鐵粉,自然要問問他怎麼比較這一部的Daniel與第一部的Frank,吳秀波說Frank像一棵樹,而Daniel隻是樹上掉落的一顆種子,在隨波逐流。Frank寄托瞭他對傢庭的向往,而Daniel則代表瞭他不羈的青春時代。

            “我的青春啟蒙期在80年代。”吳秀波說,那時候正經歷著改革開放的巨變,一切都是新的。他不停地去感受,去體驗,去接收這個時代的一切,他做瞭許多事,經歷很多人,卻偏偏沒有寫過一封情書。

            《北京遇上西雅圖2》 湯唯吳秀波展濃情蜜意

            吳秀波李健“惺惺相惜”

            “我連信都沒寫過。”吳秀波自嘲道:“至少沒有讓我記得的寫過。”眼前的吳秀波撲閃著一雙金褐色的瞳仁,很無害地看著你,恐怕再八卦的記者也無法追問下去。他讓你相信,他就是沒寫過情書。“那個時代是文藝的,我們用所有的時間去感受,而沒有時間去表達。”他輕輕巧巧地就解釋瞭這個問題,叫你接受他就是個安靜的美男子。

            “所以那時的文藝青年絕不能等同於現在的文藝青年?”我接著問道,期待著他會像許許多多同年齡的大人一樣,對如今的小文青來一番批判。他思索瞭一下,仍是面不改色地接招:“我們不能一概而論,但那個年代大傢更多的是在關註著歷史,而這個年代更多的人在企盼著未來。”一席話說得幹凈漂亮。

            談愛情:我不需要用寫歌來換取滾床單的快樂

            我仍不放棄最後一絲挖出料來的機會:“那時候你有沒有用作詩和寫歌來取悅女朋友呢?”這回他倒是不假思索:“我還不需要用寫歌來換取滾床單的快樂,寫歌更像是一個青春日記。”語氣中帶著幾絲驕傲,想必吳秀波年少時定然不會是那種為瞭追女生在宿舍樓下鋪滿99朵玫瑰的人。

            “35歲之後才能體會到自我交流的重要性。”吳秀波反復強調著這一點,他說《北西》系列看似是個愛情片的殼,骨子裡其實都是對自我的發現和救贖。電影裡有一句臺詞是“毫無保留地把心放出去,就害怕有一天,得自己一個人療傷。”吳秀波說這句話涉及的是一種流行病——親密關系恐懼癥。

            吳秀波人氣高 對《北西2》票房有信心

            我趕緊問他:“那你會有這個病癥嗎?”他也立刻化解:“我想每一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他說他與湯唯在電影裡靠書信交流,看似是彼此在交往,實際上卻是跟自我在交往。他在電影裡還說:“滾床單的熱鬧,會變成滾釘板的慘叫。”如此生猛的臺詞被他解讀為“不是每一段情感的發生都會帶來好的結果。”見我一臉茫然,他又貼心地補充道:“性與幸福還是有區別的。”當我回道;“所以我們不應該追求這種滾床單的熱鬧。”他又連忙否認:“不不不,這隻是一種可能,隻是一個實際問題。”吳秀波的答案永遠理性而現實。

            談人生:生命的意義隻有自己來設定

            現實中的吳秀波90%的時間都在工作,剩餘的時間除瞭陪兒子出去玩兒,與傢人通話,他把自己形容為“慵懶”和“閑散”。想到他曾經說生活中比較邋遢,我大概能想象到他私下裡的狀態。他從不用朋友圈、不用交友軟件、沒交過網友、筆友,連微信都很少發,想找誰直接打一個電話過去。他甚至覺得智能手機根本不智能。

            我忙見縫插針給他推薦搜狗的智慧吉祥物“汪仔”,他又恢復到初見這個吉祥物時的歡快,像孩子一樣摩挲起來,他大談起未來科技:“今後一旦所有知識都能共享,我們就沒有階級之分,隻有靈魂的分別。”好像任何話題都能被吳秀波引領到生命的高度,他被稱為“娛樂圈的哲學傢”。

            吳秀波“丸子頭”意外走紅

            湯唯姚晨 吳秀波跟誰最合拍?

            “生命的意義沒有一個共通詞,我們上瞭這麼多學讀瞭這麼多書沒有人告訴你生命的意義統一被稱作什麼,生命的意義隻能自己來設定。那個就是信仰。”吳秀波如始終把一個個問題擋瞭過去,他總是聰明地制造著金句從而避談自己。當我問道電影中Daniel的經歷是否和他也有相似的地方,他再次打起太極:“所有的生命都有近似之處,我們都規避不瞭一個詞叫‘成長’;我們身體最重要的部位由嘴變成眼睛和耳朵最終變成腦子和心。”

            他不怕衰老,因為生命等到衰老那天就是賺到瞭;他不怕發福,健身隻為瞭在電影裡的那驚天一裸,俘獲無數女粉絲芳心。“瘦身是為瞭演戲的需要,假如不幹這行瞭,怎麼樣都行。”

            許多明星都容易誤以為自己真的是那個無懈可擊的偶像,而吳秀波永遠拎得清。他說戲劇隻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他說他從來不看自己的戲,覺得一看全是毛病;他更不懼怕影壇小鮮肉們的層出不窮,甚至覺得越多樣越好。他說到接《北西2》首先提到的是薛曉路導演作為一個女性導演的不易。對於今後還會不會更多地朝大熒幕發展,他也隻是說隨緣。吳秀波似乎始終把自己放在很低的位置,虛極靜篤。他讓我想到道傢說的“真人”,再配上那個半丸子頭,真有股仙風道骨的意味。

            采訪手記

            欲要知曉更多《吳秀波熬到衰老那一天我就賺到瞭》的更多資訊,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